简繁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 学术研究 >> 政治理念 >> 正文
析“诚意伯”
作者:陈守文 … 来源::(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学报|(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摘  要:刘基以诚待民、事君、治国、治军,无愧于“诚意伯”的封号。“诚”是刘基文化的核心内容,也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在现阶段,对刘基文化,特别是“诚”文化,有必要加以发掘、研究、开发和利用,以诚立人、立业、立校、立市。

关键词:诚意伯;刘基文化;“诚”文化品牌;开发

中图分类号    I20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2-0105(2003)03-05-07

 

洪武三年(1370),朱元璋略定中原,大封功臣。封公者六人,封侯者二十八人,封伯者二人。封御史中丞兼弘文馆学士刘基为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护军诚意伯。

“伯”是爵位,在公侯之后,刘基封爵得伯,名列第三十六位,和“占事考详明有徵騐开国文臣第一,运筹画计动中机宜渡江策士无双”(明正德皇帝御题)的评价相比,确是“论功行赏屈刘公”,也颇令后人费解,然则“诚意”两字,却极为公允,是对刘基恰如其分、也是高度的评价。

一、“诚”是刘基待人处事的准则,“诚”是刘基取信元璋成就统一大业的基石

综观史料,刘基一生,无论是待人、处事、治吏治军、治国安邦、赋诗作文、出处进退,人格人品,无一不是以诚。

待民以诚。这是最难能可贵的。至元二年(1336)刘基初入仕途,此时元明交替已初见端倪,社会矛盾错综复杂,但他仍然把对现存朝廷的忠诚作为济世拯民的基点,所以有人称他为“元朝的忠实臣僚”也并非为过。因为,在刘基看来,为国即等于为民,为民即等于为国。刘基曾经提出“利民为忠”的思想,主张“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本”,在朱元璋面前,多次疾呼“生民之道,在于宽仁”这与儒家主张“仁政”是一脉相承的。当年刘基所作籍以自勉的《官箴》,也颇见其襟怀。其《官箴》云:“治民奚先,事之以慈。……弱不可凌,愚不可欺,刚不可畏,媚不可随。无取我便,置人于危;无邂我谤,见义不为……。人有恒言,亲民如子”。刘基言如此,行也如此,在仕初高安任上就有不畏权贵,为民伸冤的历史记载。张时彻《诚意伯刘公神道碑铭》(下文简称《碑铭》)说:“甫弱冠,举元进士,授江西高安县丞。以廉洁著名,发奸摘伏,不避强御,为政严而有惠,小民咸慈父戴之,而豪右数欲陷焉。时上下信其廉平,卒莫能害也”。有其“诚”才有“上下信”。当时,小规模的农民起义此伏彼起,对此,刘基剖析时弊,同情百姓,甚至理解造反,这在刘基《感时述事十首》有充分的反映:“资贼有根源,厥咎由官府“官吏逞贪婪,树怨结祸胎”,“滥官舞国法,致乱有其因”,“所以生念虑,啸众依荆榛”。举世皆浊,唯基独清,刘基之诚,是不可能容于朝的。所以刘基虽然学贯天人,而在元断断续续为官十余年,沉沦于僚属,一次被贬,三次辞官,势所难免,无怪于刘基在《述志赋》中发出如下的感叹:

众畏谗而卷舌兮,孰能白予之忠诚?

事君以诚。刘基曾有《忧怀》诗云:“官曹各有营生计,将帅何曾为国谋”,这道明了封建社会普遍存在的一个社会现象。当时,所有官曹将帅钻营肥已,谄谀之风盛行,缺乏诚信,连朱元璋也感觉到了。1367年,朱元璋尝谓中书省臣曰:“古人祝颂其君,皆寓警戒之意,适视群下所进笺文,颂美之词过多,规戒之词未见,殊非古者君臣相告以诚其道。”朱元璋所指这种不能“诚其道”弊端,可以说是历史上的通病。当时明满朝文武,皆唯唯诺诺之辈,敢于犯颜直谏者十分鲜见。即如被朱元璋称为“大将军一人而已”的徐达,虽然“诸将奉持凛凛”,但在朱元璋面前“恭谨为不能言”,以至“太祖国初以来朝政有失,无人肯言”,而“(刘)基独抗议,不以利害。”刘基反对营建中都,论相不苟同君议,为民谋利不惜触发“帝怒”等史实,足见刘基事君以诚。这一点朱元璋本人也是认同的。所以封刘基为“诚意”伯,并非朱元璋心血来潮,“诚意”两字,确是本于刘基品行。刘基五十岁出山,应朱元璋聘,呈时务十八策,深得朱元璋赞许,即留“帷幄,预机密谋议”,成为朱元璋左膀右手,从此,佐命成帝业。作于“帝师”“王佐”和主要谋臣,可以说,朱元璋的决策有刘基的影子,刘基也自然成了朱元璋的一部分。这是说不清道不明但确是不争的事实。众多史书上记载的“太祖问计(刘基)”“上遂用公策”“公密谋居多,上或时至公所,屏人语移时乃去,虽至亲密莫知其内”等比比皆是,有几次基不在身边,“太祖数以书及家,访军国事,基条答悉中机宜”以至于差人来书诣前,专望先生早为起程前来,万幸!“但着鞭一来,朕心悦矣”,诏刘基还。显见,朱元璋计谋每每出自刘基,而刘基不敢居功外传,功高不盖主,故十九莫不为外人知耳。虽然如此,朱元璋还是无法掩盖刘基功高的事实,时有高度的评价:“(刘基)学贯天下,资兼文武。其气刚正,其才宏博。议论之顷,驰聘乎千古。扰壤之际,控驭乎一方。慷慨见予,首陈远略,经邦纲目,用兵先后……凡所建议,悉有成效。”[1]又“(刘基)节次随朕征行,每于闲暇,数以孔子之言开导我心,故颇知古意。及将临敌境,尔乃昼夜仰观乾象,慎候风云,使三军避凶趋吉,数有贞利[2]”。又“(刘基)能识主于未发之初,愿效劳于多难之际,终于成功,可谓贤智者也。为诸葛亮、王猛、独能当之。……人称忠洁,朕资广闻。……尔能识朕于初年,秉心坚贞,怀才助联,屡献忠谋,驱驰多难,其先见之明,比之古人,不过如此。[3]”又《明史.列传第十六.刘基》曰:“慷慨有大节,论天下安危,义形于色。帝察其至诚,任以心膂。每召基,辄屏人密语移时。基亦自谓不世遇,知无不言。遇急难,勇气奋发,计画立定,人莫能测。暇则敷陈王道。帝每恭之以听,常呼为老先生而不名。曰:“吾子房也”,又曰:“数以孔子之言导予”。以致于

 

刘基去世后十多年,朱元璋对刘基儿子刘璟还说:“刘伯温他在这里时,满朝都是党,只是他一个不从。”到了刘基去世后139年,明武宗正德九年(1514)追赠刘基为太师,谥文成。《赠谥太师文成诰》:“(刘基)慷慨有志,刚毅多谋,学为帝师,才称王佐。…… 遂覃精诚之虑,盖酬神武之知,占事考详明有征验,运筹画计动中机宜。……定大事于中原,渡江策士无双,开国文臣第一。”王景《翊运录序》曰:“太祖敬而信之,用其宏谋,西平江汉,东定吴会,天下大势固定矣。于是席卷中原,群雄归命,混一四海,大抵皆先生之策也。”这是盖棺之论了。

刘基助元璋成了明皇朝的开国皇帝,首先不是因为他的才华,他的谋略,而是他的忠诚。由于他的忠诚取信了元璋,所以他的才华和谋略才得以施展,目标才得以实现。

刘基待人处事,还表现为诚以待师友和诚待政敌。刘基对启蒙教师郑复初感情很深,颇得郑师赏识,先生大器之,乃谓公父曰:“此子必高公之门矣”(黄伯生《诚意伯刘公行状》,下称《行状》)。后和郑师发展为且师且友,以至于“从郑复初游”。和紫虚观道士吴梅涧也是忘年之交,“盖时乡里之称仁德长者,莫不曰吴先生焉”,“基后每与客往,先生辄相待如初。”吴梅涧仙逝后,刘基亲撰《紫虚观道士吴梅涧墓志铭》,以示悼念。刘基和石抹宜孙,私谊甚厚,颇为相得。石抹宜孙治军严,为元将军中少有,且嗜好学问,长于诗歌。刘基亲撰《处州分元帅府同知副都元帅石抹公德政碑颂》,给予高度评价。他与石抹宜孙时有诗歌往来,后结集为《唱和集》。刘基诗文甚丰,除针贬时弊外,相当部分都是“唱和”诗,反映了他和友人的真诚友谊。特别是刘基和宋濂,俩人同为一代宗师,却从无“文人相轻”之嫌,刘基写《宋景濂学士文集序》,对濂之著述极推崇,谓“儒林清议佥谓开国词臣当推为文章之首,诚无间言也。”又谓“先生之文,其传世决矣。”诚待师友不易,但诚待政敌更难。刘基不夤权贵,不谀淮西集团,不顾权臣李善长阻止,秉公处斩李善长侄子李彬,在朱元璋前不主张李善长当宰相,因论相而结怨,李善长“数欲害君(朱元璋对刘基语)。”虽然如此,但朱元璋因事斥责李善长,刘基却为李善长说话:认为“善长勋旧,能调和诸将。”朱元璋对刘基不挟私情评骜人物的品节甚为激赏。

以诚治国和以诚治军。刘基辅佐元璋,戎马一生,在“以诚事君”已论及,这里再补充几例。元璋在称“吴王”前后,强敌压境,东有张士诚,西有陈友谅,元璋从刘基计,先取陈友谅,然后移师东指,再取张士诚,乘机派兵击灭方国珍,既下江浙,分道经略南北,南定闽广,北取中原,进讨两川蜀地,收云南,使中国归于一统。之所以节节取胜,是因为治军方略对头,战略战术正确。刘基有《百战奇略》,后定军卫法。其治军思想仍然是“德治”,见于《郁离子·鲁班》:“大德胜小德,小德胜无德;大德胜大力,小德敌大力。力生敌,德生力;力生于德,天下无敌。故力者胜,一时也,德愈久而愈胜也。夫力非吾力,人各力其力也。唯大德能为得群力。是故德不可穷,而力可穷。”又见于《郁离子·省敌篇》:“善战者省敌,不善战者益敌。省敌者昌,益敌者亡。夫欲取人之国,则彼国之人皆我敌也,故善省敌者不使人我敌。汤武之所以无敌者,以我之敌敌敌也,惟天下至仁为我之敌敌敌,是故敌不敌而天下服。”1360年强敌友谅压境,建康大震,太祖召基问计,基曰:“莫若倾府库,开至诚,以固士心。伏兵伺隙击之,取威制胜,以成王业,在此举也。”“太祖益决,上遂用公策,乘东风发,伏击之,斩获凡若干万。”到了鄱阳湖大战,终灭陈友谅。“友谅势益蹙,忿甚,尽杀所获将士,而太祖则悉还所俘,伤者傅以善药,且祭其亲戚诸将陈亡者”,做法迥异,结局也大不相同,朱元璋对待战俘用公策“开至诚”、“至仁”,仁义之师,所向无敌。

以诚避祸。乱世得以保身,功成免杀头之罪。朱元璋取天下后,他最怕失天下。朱元璋由一布衣而登皇位,对皇权的欲望及期望国祚绵远之心更显强烈。这种心态,逐渐发展为多疑性格,勋臣几乎都被想象成觊觎皇位的谋逆者,动辄得咎。“天下大定(明祖)年已六十,懿文太子又柔仁,懿文死,孙更孱弱,遂不得不为身后之虑。” [4]“迨天下粗定,帝虑诸功臣跋扈难制,为后世子孙患,乃罗织其罪,大事诛戳,胡、蓝两狱,株连元勋宿将,得免者益寡,惨覈寡恩,从古未之有也。” [5]“明祖籍功臣取天下,及天下既定,即尽举取天下之人而尽杀之,其残忍实千古所未有。” [6]“胡(惟庸)狱:帝发怒,肃清逆党,词连所及,坐诛者三万余人,……株连蔓引,迄数年未清云。” [7]“蓝(玉)贼为乱,谋泄,族诛者万五千人。……於是元功宿将,相继尽矣。” [8]“文臣亦多冤死,帝亦太忍矣哉[9]”朱元璋大开杀戒虽然是在刘基死后,但他的暴戾,在刘基在世时已初露端倪,他对刘基信任疑忌兼而有之,态度飘忽不定,廷臣伺帝意,多严苛,“同列构陷”,危险无时不在。成也元璋,败也元璋,伴君如伴虎,刘基在这一点上始终是很清醒的。“读书不可迂,检身不可疏”(《送黄岩林生伯云还乡觐省》)。《旅兴五十首》中有:“侥福非所希,避祸敢不慎。富贵实恶枢,寡欲自鲜各。疏食可以饱,肥甘仍锋刃。采珠入龙堂,生死在一瞬。何如坐蓬荜,默默观大远。”虽然刘基功高盖世,但从不言功,不仅不争爵,从来都是辞禄辞爵。“上以克敌之赏赏公,公悉辞不受”(《行状》)。“上赉赐甚厚,追赠公祖、父爵,皆永嘉郡公。累欲进功爵,公曰:“陛下乃天授,臣何敢贪天之功。圣恩深厚,荣显先人足矣。固辞不敢当”(《行状》)。“口不言功”(《明史.刘基传》),“身世且未保,况敢言功勋”,刘基预料将来的生命不安全,所以凡是能注意到的都注意了,口不言功,避名让爵,谨小慎微,忠忠诚诚,不求显达,韬晦自全。他把所有的功劳都记到了朱元璋身上,这就少了许多让“同列构陷”的口实,也少了让朱元璋动手的把柄。在朱元璋手里,所有“中书省筦领枢要者,无一得享寿考”,连“少年朋友”故旧勋臣李善长也不能幸免于难(被朱氏赐死),唯独刘基能终其天年,老死家中。“黄钟见弃,瓦釜长鸣”,诚也难行,忠而见弃。虽然说,刘基晚年是郁郁不得志的,虽然说,也不能完全排斥被胡惟庸下毒致死的可能性,但比起其他勋臣来,在当时那特定的情况下,刘基的结局算是最好的了。

二、“诚“是传统文化的精华,“诚”是刘基文化的核心

如上所述,在刘基身上蕴藏着“诚”文化。

“诚”文化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在世界文明史中独树一帜,其内容十分宏富。中国文化儒、释、道三教兼融,而儒学为其主流。儒家文化重点体现在: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段时间来,学术界只说后面四句,而对前面四句则多忽略。其实,后四句是表,前四句是里。没有前四句即事明理的辨证观、认识论,就没有后面四句建功立业的实践观、义利观、事功论。而刘基的思想、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发展轨迹是十分合拍的。刘基思想兼融释、道、儒,而以儒为主。刘基后期指导思想是抑佛的,但多少也存在释教的影响痕迹,他的认识论曾有过“求诸心”而“无求诸目”,他强调持敬修身的目的是作为“事神治民”之术。另外,刘基精于“卜筮之道”,刘基仰观天象,堪地定都,参订律历,筹谋军机等许多史书都有确载,“皇浩”时有涉及,可见并非妄谈。卜筮之道,天象变异有科学成分,刘基相信“天人感应,心诚则灵”,他于《春秋明经》中曰:“天道之应不可诬”,“善恶之事作于下,而灾祥之应见于上,此天人相互之理也”,“天之与人,各以类应”。信奉“至诚之道”,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士志于道,心诚则灵,“心诚则灵”还是有积极意义的。刘基早期,受道教影响颇深,南田福地,石门洞天,仁德长者紫虚观道士吴梅涧,使他曾产生“入道”的念头。道教追求“至德之世”,在道教中,其经典《道德经》认为“道”与“德”是一对矛盾,天地人都离不开“道德”的体系,由于“至德之世”不可求,道家往往悲观厌世,导致脱离现实。“老、庄思想,形似高蹈远慕,羽化登仙,其实则充盈着对人生的肯定和热望,体现着心灵解放的人格理想和对个性的张扬。” [10]当然,对刘基影响最深的是儒学。儒家主张积极入世,肯定现实人生的价值,主张“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强调“君以民存,亦以民亡”,要求“穷理修身,涵养本心”,“敬以一之,仁以行之”,刘基一生,他所走的定邦治国道路,就是为国而修身,为社会齐家,佐君王而治国,为社稷而平天下,“知有国而不知有其身”,“其诚足以动人心”(《碑铭》)。莫不体现“至诚”精神。如上所述,这种“至诚”精神,其渊源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

另一方面,刘基形成的“诚”文化体现在其宏富的著作中。杨守陈《重锓诚意伯文集序》曰:“汉以降,佐命元勋多崛起草莽甲兵间,谙文墨者殊鲜,子房之策不具辞章,玄龄之文仅办符檄,未见树开国之勋业而兼传世之文章为公者,公可谓千古之人豪矣。”刘基有《诚意伯文集》20卷问世,涉及古代文化的各个领域,其中《郁离子》是最重要的一部书,在这里我们主要研究的不是刘基著作本身,而是他的创作原则、创作态度。刘基主张文学作品“要裨于世教”(《昭玄上人诗集序》),他的创作目的是很明确的。翰林国史院编修官吴从善《郁离子序》明言:“郁离者文明之谓也。非所以自号,其意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必可底文明之治耳!”刘基门人、杭州府儒学教授天台徐一夔《郁离子序》评价曰:“其言详于正已、慎微、修记、远利、尚诚、量敌、审势、用贤、治民,本乎仁义道德之懿,明乎吉凶祸福之机,审乎古今成败得失之迹,大概矫元室之弊,有激而言也。”末了他还说:“公之事业具于书,此元之所以亡也;公之书见于事业,此皇明之所以兴也。”刘基晚年写的《苏平仲文集序》对他的创作原则有非常明确的主张。第一是“理明而气昌”。认为“文以理为主,而气以摅之。理之不明为虚文,气之不足则理无所驾。”第二是强调“诚意恳至”,才能“理明辞达,气昌而舒”,认为“文与诗同生于人心,体制虽殊,而其适意出辞、规矩绳墨固无异也。唐虞三代之文诚于中而形为言,不矫揉以为工,不虚声而强聒也,故理明而气昌。”说到底,写诗作文,刘基最后的落脚点还是“诚于中”和“诚意恳至”。所以,郝兆矩先生说:“基遵循其所主张之创作原则为诗撰文,是故其作品之思想价值更超过其文学价值也。” [11]

究根问底,刘基的“诚”文化得益于力学。刘基自幼习学,十四岁开始读书括城郡庠,到十七岁读书石门洞,直至22岁中举人,从末间断,钱鸿基《诚意读书堂》诗:“有明三百年,于此著神武。”认为读书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开启了明三百年事业,这是正确的。他二十三岁中进士,二十六岁任高安县丞,以后至于一次被贬,三次辞官,断断续续,但力学不辍,四十岁前后,闲居杭州,虽时有和同仁游览唱和,但“好学精神不衰”。其《送熊文彦归江西序》曰:古人之为学也未尝自谓巳,至仲尼大圣人,曰假我数年,卒以学《易》;已武公太贤也,九十犹陈抑戒;而况于吾侪也乎?岁月如流,时不再得,耨之不勤,其实不粟;筑之不多,其基不巩。”四十八岁时,愤而弃官,隐居南田著书《郁离子》。可以说是力学不断,力作不断,有力学的功底,才能以天下为已任,以待王者兴。力学使他在以后的戒马生涯中,运用自如,得心应手,建功立业。

可见,“诚”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刘基从力学中得以继承,又在力作和戒马生涯的躬行中得以发展,逐步形成刘基文化的核心内容。

三、发掘刘基资源,开发“诚”文化品牌

传统文化的精华是先进文化的组成部分。十六大报告深刻指出:“文化的力量,深深融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先进文化是一种精神,一种支柱,一种力量,一种财富,是改革、发展、致富的精神动力,是经济、科技、社会发展的大本大源。

刘基谢世至今已600余年了,刘基的一切成为历史以后,留下来的是它的文化。刘基文化的积淀是矿藏,它有待于我们去开发利用。刘基文化的资源极为丰富,它的开发可以是全方位的,多层面的。改革开放以后,开发的步子正在越来越大。刘基故里(包括武阳故居,钦建诚意伯庙,九龙抢珠夏山之原伯温公墓,伯温公园、辞岭亭,石门洞诚意伯读书堂等)旅游正在红火起来,“帝师故里,生态文成”立县定位由此带动的绿色山水乐园建设、向国家级生态示范县前进的目标进一步明确。以刘基为品牌的“刘基贡茶”、“帝师酒”、“伯温家酒”、“国师牌”果酒等正在占领市场,并且远销海外。一批以刘基为研究目标的专著、论文、戏剧和诗歌正摆放书店,充盈我们的精神食粮。内容丰富多彩的刘基文化节正吸引着慕名而来的四方来客,通过种种健康有益的活动,提升我们的人文素养,净化我们的灵魂,培植健康的社会价值取向,构建大众的人生理念、人生信仰,人生价值。如此等等,乡土文化的亲和力和影响力不可低估,刘基的“名人效应”、“贤人效应”(文化效应)对家乡的振兴发展正在和将要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传统文化在现代文化洗礼中新生,现代文明在传统文化的浸润中升华。文化在改变人,人在改变世界。

应该说,发掘刘基资源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这里谨就“诚”文化品牌开发说点不成熟的思路:

诚信立人。要成功靠诚信,要发财靠诚信。诚信,就是诚实守信用。诚信是立身之本。因为人是有思想有精神的,文化可以改变人的思想和精神,因此文化有“造人”功能。刘基的“诚文化”作为一种乡土文化,使人倍感亲切,对人的情操更具风化、薰陶作用。刘基在《郁离子》里讲了一个卖漆商人的故事,由于贪,他在漆里渗和“漆叶之膏”,结果其漆变质卖不出去,因此有家不能归而客死他乡。说明商人不讲诚信,最后自食恶果。俗话说:“小富由勤,大富由诚。”我国《公民道德规范》第二条明确规定“明礼诚信”,浙江省公民道德规范社会公德之立身篇开宗明义就是“立身处世,诚信为本”,职业道德之经营篇开头就是“诚实守信”。诚信才有人的立足之地。社会需要诚信,有诚信人才有诚信社会;有诚信社会,经济才会健康发展,社会才会昌明,人民才会安家乐业,历史才会前进。

诚信立业。这是一种传统文化,也是振兴实业的要求。企业发展靠什么,靠诚信,靠文化。有人说,企业发展,五年靠机遇,十年靠领导,十五年靠结构,二十年、三十年以至百年企业,靠文化。一个企业真正有价值能流传下来的不是产品,而是它的文化,尤其是它的诚信品牌。诚信立业的文化对内是一种向心力,对外是一面旗帜。诚信才会使企业立于不败之地,才会使企业成功,使企业长胜不衰。

诚信立校。学校是教育的外在表现,教育是文化的组成部分。其任务是教书育人,其目标是求真
求善、求美,其内涵是诚信,其形式是科学和人文的结合。中科院院士杨叔子说:科学所追求的目标,或所要解决的问题,是研究和认识客观世界及其规律,是求真。”“人文所追求的目标或所要解决的问题,是满足个人和社会需要的终极关怀,是求善。”科学是一个知识体系,认识体系,这个知识,这个认识,越符合客观规律,就越真,就越科学。人文不但是一个知识体系,认识体系,而且还是一个伦理体系、价值体系,这个知识、认识、伦理、价值越符合人民利益就越善。学校可以说是这两者结合的形式。作为高等职业技术学院的定位,一方面要以地方支柱产业为依托,坚定地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另一方面,也要发掘当地的文化资源,促进科技与人文的融合,促进当地社会文明的发展,形成独具地方特色的校园文化品牌。所以,加强刘基文化研究,开发诚文化品牌,以人文科学教育为基石,提升学院人文研究水平,注重学生基本素质的全面提高,营造书卷气息和儒雅氛围,在当前是需要特别注重和加强的。

诚信立市(县)。刘基故乡“诚信之都”温州曾经出现过极不光彩极不诚信的在全国造成恶劣的事件:苍南金乡镇非法印刷、倒卖商标标识事件,温州劣质皮鞋事件,乐清柳市低压电器质量低劣事件,有人把这称为“温州人的丑陋”。温州市委、市政府针对时弊狠下猛药,大声疾呼“质量是温州的生命”提出“质量立市”的响亮口号,使温州产品走上了健康之路。但是从更高层次上说,只提“质量立市”还是不够的。刘基文化是温州文化一份丰厚的历史遗产,温州立市、兴市,理应从刘基文化中吸取有益的营养,借助刘基诚文化品牌,走“诚信立市”之路。因为诚信才是第一生命,诚信才是第一财富,诚信才能兴市。作为温州市的正确定位,我们认为应该是:历史名城,诚信之都。

刘基是一种文化,刘基文化是一个丰碑,“诚意伯”不仅是一个封号,而且是一个文化品牌,或者说是一面旗帜,这一切,都值得我们去发掘、去研究、去开发、去利用。

 

参考文献

[1] 御史中丞诰[M].

[2] 弘文馆学士诰[M].

[3] 诚意伯诰[M].

[4][9] 赵翼.二十二史劄记[M].

[5][6] 邓之诚.中华二千年史[M].

[7][8] 明史卷·胡惟庸传[M].

[10] 周群.刘基评传[M].

[11] 郝兆矩.增订刘伯温年谱[M
 
 

/td>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本站公告:

      没有公告

    版权所有: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地址:中国香港九龙官塘兴业街14-16号   管理登录 |  浙ICP备10006042号 技术支持:后发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