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 学术研究 >> 政治理念 >> 正文
刘伯温论“贪”
作者:毕 英 春 来源: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摘  要:本文引用刘基论著中有关“贪”的论述,总结历史经验教训,说明私欲膨胀,贪得无厌,

必将害国、害民、害已。

关键词:刘基;贪;贿

中图分类号  I 206.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2-0105(2003)03-36-05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来”、“利往”指的是人们对物质利益的追求,这是普遍的历史现象,也是正常人的正常的实践活动。但在“利来”“利往”的过程中,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人生价值天平,物质利益这个砝码的份量,决定了每个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每个人都有追求利益的欲望,这种欲望应该是永不满足的,应是从单一到多样,从低级到高级,从想象到实际。有欲望就要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努力去创造条件,去实现追求,决不应去贪求。贪求,就是以不正当的、失去理智的、损人利已的、危害社会的手段,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失去理性控制的欲望,会丧失良心、道德,会越过纪律、法制,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贪如火,不遏制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制,则滔天”。燎原之火,可焚林;滔天之水,可毁堤。贪欲的诱惑力,可使人泯灭其善,膨胀其恶。“人之患莫大于欲”[1]。因此,古今中外有志于廉洁之士,全力以赴地为遏制贪欲而努力。

明太祖朱元璋就曾告诫臣下:“人亦岂能无好,但在好所当好耳。”“君一心当谨嗜好,不为物诱,则如明镜止水,可以鉴照万物。一为物诱,则如镜受垢,水之有滓,昏翳泊浊,岂能照物?”意思是说,人有欲、有好那是无可指责的,但要有个限度,“贪”使人利令智昏,就会犯罪。来自社会底层的朱元璋曾道出他对贪官深恶痛绝的心情:“朕昔在民间时,见州县官吏多不恤民,往往贪财好色,饮酒废事,凡民疾苦,视之漠然,心实怒之。故今严法禁,但遇官吏贪污蠹害吾民者,罪之不恕。”他说;“若守已廉而奉法公,若人行坦途,从容自适,苟贪贿罗法,犹行荆棘中,寸步不可移,纵得出,体无完肤矣。”[2]他还严肃地指出:“不禁贪墨,则民无以遂其生”[3]。“此弊不革,欲成善政,终不可得”[4]因此,朱元璋下了最大的决心,杀掉了许多贪官,甚至使用剥皮抽筋、“点天灯”等极为残酷的处死方法,以及诛连九族等极端手段,但仍无法禁止。“我欲除贪赃官吏,奈何朝杀而暮犯!”朱元璋最后下令:“今后犯赃的,不分轻重都杀了。”[5]令虽极端,但效果仍不大。贪欲横流,官吏的贪赃枉法,成了国忧民愁,国家兴亡的头等大事。

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已任的刘基,他总结历史上的经验教训,以自己大半生沉浮坎坷的亲身感受,再结合元末社会的现实,从各个角度深刻分析了贪欲的方方面面。他认为“贪与廉相反,而贪为恶德”,“天下之人专名贪为恶德而恶之”。私心和贪欲是万恶之源,贪欲汹汹,必定会惑心窍、灭理智。最终只能是“匹夫贪以亡其身,卿大夫贪以亡其家,邦君贪以亡其国与天下。”[6]

明知贪没有好下场,却遏制不住贪念,甚至企图藉侥幸而逃避惩罚,认识不到贪利者易为人用,贪盛者必定自毁的道理。刘基在他那寓言式的《郁离子》中,以各种形象生动的比喻告诫人们,贪的后果不仅害人也必害已。商人贪,不讲信义,必得恶果。虞孚种漆树,“得漆数百斛”,准备“鬻诸吴”,其妻兄告之:“煮漆叶之膏以和漆,其利倍人弗知之”。虞孚入吴,吴人“视其漆良”,约时以金币“取漆”,虞孚“夜取漆叶之膏和其漆以俟。及期,吴侩至,视漆之封识新,疑之”,“改约”二十天后,“其漆皆败矣”。结果,“虞孚不能归,遂丐而死于吴。”[7]

在日常生活中,贪也无好下场。再看句章野人,“翳其藩以草,闻唶唶之声,发之而得雉,则又翳之,冀其重获也。”第二天“发之而得蛇,伤其手以毙。”[8]

他以贪食之虎为例:“虎逐麋,麋奔而阚于崖,跃焉,虎亦跃而从之,俱坠而死。”麋是“不得已”,因前有崖,后有虎,而“虎则进与退皆在我”,但“随以俱坠”,造成这种恶果是因为虎的“贪暴”所致,所以刘基说:“若虎可以为贪而暴者之永鉴矣”[9]!他又以食鯸鲐者为例:“鯸鲐毒鱼也,食之者死,夫人莫不知也。而必食以死,是为口腹而轻其生”。口腹之徒,从口腹之欲始,到声色犬马,再到循私枉法,直至毁灭自己,这就如同“好贿之毒其犹食鯸鲐”[10]。这正如朱元璋所说:“人当无所不谨,事虽微而必虑,行虽小而必防,不虑于微始贻大患,不防于小始垮大德”[11]。

“诸候徇利以失国,乃其自取之也。夫有国家而以利为利,未有不失。”刘基以春秋时期之虞公为例,他“轻兄弟”、“信邪说”、“违忠言”、“重货财”,不顾“辅车相依,唇亡齿寒”之后果。虞公视“社稷不如垂棘之璧”,“视同姓之亲不如屈产之乘”,“贪璧马之贿,而从晋”。起“灭虢之师”,结果“虢亡而虞亦随之”。虞公堪称“不仁不智,无礼无义”的“以千乘之君而身为独夫”之利令智昏的君主,“其亡也,非不幸矣”。刘基的结论是:“利之能亡人国”,“以贪利而失国”[12]。

好贪利而失国者,在历史上可谓屡见不鲜。为人君者“志利而忘民,危之道也”[13]。

有贪君必有贪臣,君主贪饕成性,定会宠信奸佞。刘基以芮伯“得良马”欲“献于王”一事为例,来说明个中道理。芮季劝告芮伯:“王欲无厌,而多信人之言”,“今献马”,“王之左右必以子获为不止一马,而皆求于子,子无应,则将晓于王,王必信之,是贾祸也。”芮伯不听,献马于王,引来荣夷公的索取,“弗得,遂谮于王”,“王怒,逐芮伯”[14]。芮伯不知对贪婪好利暴虐之君王,不能以常礼敬奉的道理,招致了流放之祸。而周厉王也因昏贪,致使自己国丧命亡。

刘基在《郁离子》中,生动形象地描绘了梁王贪而自食其果的一幕:“梁王嗜果”,“求诸吴”,吴人给桔,“食之美”,“又求”,给柑“尤美”。梁王认为吴定有更好的果品,于是派使密访,得“大如瓜”,“煌煌柑不如”的枸橼,梁王食之,“未毕一瓣,王舌缩而不能咽,齿柔而不能咀,嚊鼻蹙额”[15]。梁王终于尝到了贪的酸涩之果。

贪无休止,正像“腐肉之致蝇,非特尽其肉而已也,蝇生蛆,而蛆复为蝇,蝇蛆相生而不穷”[16],这就是贪得无厌的具体写照。

邦君对国家的管理,要“设官分职,以任其事”,君人者“所用者无非掊克之吏,所行者无非朝四暮三之术”[17]他们不能聚民所欲,只施民所恶。“废事失职”[18]者多。封建社会邦君贪国家,卿臣贪下僚,官吏贪地方,他们滥施淫威、颐指气使、专横跋扈、权金交易、财富累累,豪宅宝马、富荫子孙。他们能贪而敢贪,有恃而无恐。他们有权力、有金钱、有依仗,为贪之大蠹。“聚敛之臣甚于盗臣”[19]。刘基以北郭氏为例,警告贪婪者。北郭氏原来“富甲天下”,“至其后世,一室不保”,其原因就是“家政不修,权归下隶,贿赂公行。”[20]公开的索贿受赂,也就“修”不了“家政”,其家遂亡。

刘基所处的时代,是贪婪横行,贿赂遍朝野,卖官鬻爵,贪腐之风盛行的元末。官贪吏污,“不知廉耻为何物”,“问人讨钱,各有名目,所属始参曰拜见钱,无事白要曰撒花钱,逢节曰追节钱,生辰曰生日钱,管事而索曰常例钱,送迎曰人情钱,句追曰賫发钱,论诉曰公事钱,觅得钱多曰得手”,尤其在“秦伯颜专政”以后,“台宪官皆谐价而得,往往数千缗”。“上下贿赂,公行如市”,“肃政廉访司官,所至州县,各带库子检钞称银,殆同市道。春秋传曰:‘国家之败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宠赂彰也。”[21]“吏治之弊莫过于贪墨。”[22]在这样的社会里,“天仙之祠,香烛之外无物”,而“鬼伯之祠击钟、烹膻,明膏火穷昼夜”,“无雨、旸、寒、暑皆如市,鹅、羊、鸭、鸡之声哑嚄嘈囋,不得闻人语”[23]。由此出现了许多令人无法理解的现象。刘基叙述了三个县令的故事,“其一廉,而不获于上官,其去也,无以僦舟,人皆笑以为痴;其一择可而取之,人不尤其取,而称其能贤;其一无所不取,以交于上官,子吏卒而宾富民,则不待三年,举而任诸纲纪之司,虽百姓亦称其善”,这真是“不亦怪哉”!刘基又举了三个药商的例子,来说明老实、忠厚和奸猾险诈之人的不同下场:“其一专取良,计入以为出,不虚价亦不过取赢。一人良不良皆取焉,其价之贱贵,惟买者之欲,而随其良不良应之。一人不取良,惟其多卖,则贱其价,请益则益之不较,于是争趋之,其门限月一易,岁余而大富”。“兼取者趋稍缓,再期亦富”。而“专取良者,肆日中如宵,旦食而昏不足。”[24]这里有着人们的心理作用,但主要还是道出了整个元末社会是非不分,黑白不辨,形成了“众醉恶醒,众贪恶廉,众淫恶贞,众污恶洁,众枉恶直,众惰恶勤,众佞恶忠,众私恶公,众嫚恶礼”[25]的炎凉世态。以致“贪夫悍客”,“以要利禄”,“天下之士丧气,勇士裂眦”[26]。

人性好利,在封建社会它应是小农经济的反映。贪婪者的索取欲望永无满足,为利益驱动甚至会铤而走险,最后葬送自己的一切,直至生命。宋国有个县官,“以贿致讼”,审问时“隐弗承,掠焉,隐如故。吏谓之曰:‘承则罪有数,不承则掠死,胡不择其轻?’”但是该县官“终弗承以死”,临死前,“呼其子私之曰:‘善保若货,是吾以死易之者。’”“人皆笑之”,“与狸奚异”?狸偷鸡,“身缧而口足犹在鸡,且掠且夺之,至死弗肯舍也。”看来“人之死货利者”[27]酷似狸,甚至不如一般的禽和兽。猎人追麝,“麝急,则抉其脐投诸莽,逐者驱焉,麝因得以逸”。有些人“以贿亡其身以及家”[28]真不如麝。“人为物之灵而多欲以昏之,反禽鸟之不如”[29]。

嗜贪成性之人,“于货财金玉则贪,而于仁义道德则廉”[30]。他们就像“猫不能无食鱼,鸡不能无食虫,犬不能无食臭”一样,完全是“性之所耽,不能绝也”。刘基以玄石好酒来比喻,玄石为“酒困,五脏熏灼,肌骨蒸煮如裂,百药不能救,三日而后释”。玄石痛切至深地说:“吾今而后知酒可以丧人也,吾不敢复饮矣”。可是没过一个月,“同饮至,日试赏之。始而三爵止,明日而五之,又明日十之,又明日而大釂,忘其欲死矣”。好酒之徒如是,嗜贪之徒亦如是。“黔中仕于齐,以好贿黜而困”,他去央求豢龙先生:“小人今而痛惩于贿矣,惟先生怜而进之”。豢龙又举荐他为官,不久因贿,“又黜”[31]。这就说明了不论普通人还是达官贵胄,不摆脱物欲的困扰,必然是“人有欲则计会乱,计会乱而欲甚,有欲甚则邪心胜,邪心胜则事经绝,事经绝则祸难生”[32],这真可谓警世之恒言。

贪不是因为贿的出现而产生,贿随权集。任何事主要来自内因,“虫果生也,虫成而果溃”[33]。“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34]。“人心之贪与廉,自我作之,岂外物所能易哉!”“使人知贪廉之由乎内而不假乎外,使外好名而内贪浊者,不得以藉口而分其罪”[35]。“舟必漏而后水入焉,土必湿而后苔生焉。”[36]“人心无二而鬼神不违”[37]。常言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天地之间,物各有主,非已所有,一毫莫取。刘其引孔子的话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与其道得之,不处也。”[38]要有“不畏人知畏已知”[39]的思想。白居易当了三年刺史,非常清廉,“惟向天竺山,取得两片石”,两块不大的石头算得了什么,但白居易却认为“此抵有千金,无乃伤清白”。由此可见,不愧天地,不愧为人的“清白”是要自己保持的。如“以其贪货财金玉之心而贪仁义道德,则昏可明,狂可哲。”官也好,民也罢,如不扼制贪欲,成为“不知贪者”[40],绝无好下场。所以刘基说:“旁途捷歧,狙诈诡随,鸣贪鼓冤,侥幸一时者,皆不愿也。”[41]对贪欲“何以当之”?刘基的回答是:“修慝辩惑,如良医之治疾也,针其膏肓,绝其根源,然后邪淫不生”[42]。正如诸葛亮所说:“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43]朱元璋说:“俭可以制欲,澹可以顺性。”[44]

“绝其根源”、“修身”、“养德”、“制欲”,就是不能让贪婪主宰心灵,要不为财累,不以誉幸,不为欲使,不为贪奴。“人无问智愚,唯知止则功完而不毁”[45]。

 

注释

[1]《罪惟录·帝纪》之一。

[2]《典故纪闻》卷二。

[3]《太祖实录》卷二十五。

[4]《太祖实录》卷六十九。

[5]刘辰.《国初事迹》。

[7]《郁离子·虞孚之一》。

[8]《郁离子·虞孚之七》。

[9]《郁离子·麋虎之一》。

[10]《郁离子·牧豭之五》。

[11]《明太祖实录》卷一二七。

[12][34]《春秋明经·晋人执虞公》。

[13]《郁离子·灵丘丈人之八》。

[14]《郁离子·千里马之九》。

[15]《郁离子·枸橼之一》。

[16][36]《郁离子·瞽聩之二》。

[17]《郁离子·天地之盗之四》

[18]《郁离子·灵丘丈人之四》。

[19][44]《典故纪闻》卷三。

[20]《郁离子·千里马之十三》。

[21]叶子奇:《草木子》卷四下。

[22]《明史·选举志》。

[23]《郁离子·瞽聩之九》。

[24]《郁离子·千里马之十二》。

[25]《郁离子·神仙之六》。

[26]《郁离子·蛇蝎之五》。

[27]《郁离子·虞孚之三》。

[28]《郁离子·玄豹之三》。

[29]《郁离子·省敌之八》。

[30][40]《郁离子·神仙之二》。

[31]《郁离子·虞孚之六》。

[32]《韩非子·五蠹》。

[33]《郁离子·枸橼之二十》。

[35]《饮泉亭记》。

[37]《拟连珠》。

[38]《郁离子·九难》。

[39]《廉吏叶存仁诗》。

[41]《郁离子·九难》。

[42]《郁离子·瞽聩之二》。

[43]《诫子书》。

[45]《郁离子·省敌之九》。

 

/td>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本站公告:

      没有公告

    版权所有: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地址:中国香港九龙官塘兴业街14-16号   管理登录 |  浙ICP备10006042号 技术支持:后发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