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 学术研究 >> 传说故事 >> 正文
晚望”“晚眺”一绍一萧——刘基在题中标明“越山”“越城”两首诗词的写作地考析
作者:佚名 来源:刘基文化学习网
夕阳西坠时,余霞散成绮。历代诗人几乎都爱在此时此刻,选个去处——或在山之巅,或在水之湄,或在乡野,或在亭阁……驻足面西,在默默晚眺中,浮想联翩,继而“酿”出一首首情长味醇的诗词来。
  元至正年间,中进士后仕于元、时任江浙行省都事的刘基(伯温),因直陈己见,被认为其谏诤之言有悖于行省当局的既定方策而遭撤职处分,被 “羁管”于绍兴路(按:元制“路”相当于“府”,下辖县和县级州);名曰羁管,而实际上除了他的政事话语权被剥夺外,他的行动是相对自由的。他利用这个“难得”机会游赏越中山水,除路治所在地绍兴外,萧山要数是他寓居时间较多的一个县了。他在这段“侨于越”的期间,写了许多散文和诗词。其中有两首分别写“晚望”“晚眺”的诗词,题中都带“越”字:一首诗是七律《越山亭晚望》;一首词是《菩萨蛮·越城晚眺》。
  现在,让我们先来读一读他的《越山亭晚望》:
越绝孤城枕海湄,越王亭下景迟迟。
云埋夏后藏书穴,草没秦皇颂德碑。
凿齿未训虞礼乐,戈船犹驻汉旌旗。
春风淡荡吹杨柳,笑看吴钩有所思。
  这首“晚望”诗告诉我们,他登高的这座山,看来极有可能是古迹众多的绍兴城西北的卧龙山(今府山,古亦称种山),诗中所称越王亭,不一定就是亭的专名,也可能是泛称,或是可以望到西北“海湄”的望海亭(他另有一首《登卧龙山写怀二十八韵》或可佐证)。晚望勾起了他思古之幽情,他想到了传说中夏穴藏书的典故和已经湮没的秦皇颂德碑;追述了上古凿齿纹身的百越先民融入华夏民族的源流,以及古越弄潮健儿强大水师之雄风,以此称颂越绝悠悠古城景色和舒之美。一番怀古之后,在盎然春意中,他思绪汇集到一点:历史演进,文治教化固然重要,而“吴勾越戟”、“金勾利剑”,看来也必不可少呢!
  刘基在元末“侨于越”的两年多时间里,写了“会稽八记”、“萧山四记”等一系列散文和不少诗词。这首七律《越城晚望》当是他作于绍兴诗作中有代表性的一首。《绍兴市志》(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年11月第1版)第四册卷37“艺文·诗词曲选”将其选入其中,是十分恰当的。
  刘基还有一首词——《菩萨蛮·越城晚眺》:
  西风吹散云头雨,斜阳却照天边树。树色荡湖波,波光艳罗绮。
  征鸿何处起?点点残霞里。月上海门山,山河莽苍间。
这是一首文质兼美的好词。按照一些人(特别是对萧山本土历史了解不深的人)望文生义的思维定势,他们会因词牌“菩萨蛮”后标明词名中有“越城”二字,而毫不费力、想当然地将此词归到“绍兴诗词”那里去。然而,这样做是错的。因为,按照尊重历史、尊重事实的治史要求,结论只能是:此词作于萧山,它的写作地和吟咏对象在萧山湘湖的越王城。
  一个必须了解的基本事实是,湘湖有越王城遗址,而这处古迹是刘基确实去过的。这个被当地历来称为越王城遗址的古迹,是一处春秋后期所建的越国西部紧靠钱塘江的边防军事城堡。用黄土砂石夯成的城墙至今遗迹尚存。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省考古队专家先后两次对在遗址出土的原始青瓷和印纹陶碎片进行测定分析,证实出土所有标本无一件是晚于西汉及其以后的,确认此土城的建成年代当与春秋晚期越国(勾践时)的史实年代公元前四至三世纪基本吻合,被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遗址习称越王城,诗文中亦有称越城、越台的,李白在《送友人寻越中山水》诗中的“西陵绕越台”即指此。土城四周高起,入城处两峰对峙,称为“马门”,“其山中卑四高,宛如城堞,吴伐越,次查浦,勾践保此拒吴,名越王城,又名越王台。”内有历代屡圯屡修的越王寺(又称城山禅寺、越王庙),寺内祀勾践、范蠡、文种,寺前有终年不枯的嘉鱼池、佛眼泉等古迹。早在刘基以前,李白、宋之问、李绅、华镇等诗人都赋诗吟咏过这处“越台”、“越王城山”。史乘已载之胜迹,文士皆仰之,途次近则必至。这是中国古代文人几乎与生俱来的传统癖好。刘基多次游赏湘湖,对于这样一处海拔仅130多米、近在眼前的著名古迹,他岂能不去!事实上,刘基在自画自题的《题湘湖图》一诗中就写到:“浙江两岸山纵横,湘湖碧绕越王城。越王城荒陵谷在,古树落日长烟平。”事实和逻辑都很清楚:诗人如果没有去过近在咫尺的湘湖城山上的越王城,他怎么能知道当时“越王城荒陵谷在”的实况呢?
  其实,说了这么多,最清楚不过的告白还是在刘基所作的《菩萨蛮·越城晚眺》这首词的字里行间,其中“月上海门山,山河莽苍间”一句,就把此词所称“越城”即指湘湖越王城这个特定地点,显示得非常明确了。只要对钱塘江稍微有点地理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明时钱塘江尚未改道时,当时之“海门”为钱江“三亹”之一的南大亹(亹俗写作门)。宋燕肃《海潮论》中说当时钱江“夹岸有山,南曰龛,北曰赭,二山相对,谓之海门。”(海门)“一名鳖子门。‘门’又作‘亹’。在萧山市东北龛山、赭山之间。为浙江春秋至明初的入海口,故名。”明时钱塘江海门段,西起西兴半爿山,东至航坞山。湘湖城山离西兴仅五里,其时西兴濒江,从湘湖城山之巅(越王城所在处)向东北远眺,视角极佳,如系晴日或明月夜,海门的龛、赭二山(即“海门山”,其时赭山在江北海宁境,龛山在萧山境)是完全可以望见的,“月上海门山,山河莽苍间。”非常真实贴切。而如果是在绍兴城里,或在绍兴县境内的任何一地,无论如何是无法向西目睹月亮从“海门山”逆向升起(月上)的情景的。由此可知,刘基登临萧山湘湖的越王城(简称越城)游览凭吊,赋词吟咏,在这首《菩萨蛮·越城晚眺》中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
  由此笔者认为,编纂地方史志、辑录历代诗文等文献资料,一定要重视做好考核厘定工作,多多益善要建立在求实的基础之上,既要防止未经仔细辨析考证,“捞着湖草就是虾”,“看着有点像,就往兜里装”;也要防止囿于陈说、人云亦云、在事实和真理面前踟蹰却步的非理性状态。在辑录史料时,如果确有充分根据说明“收之有据”、就该往“自己”“兜里装”(例如确认上述刘基词当作于萧山)的,那也得实事求是,当仁不让。这是搞学术研究应取的态度。谨与同仁共勉。
  附:“月上海门山”概念示意
 
 
参考文献:
1.《四库全书·诚意伯文集》
2.明嘉靖《萧山县志》
3.《绍兴市志》,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年11月第1版,第4册
4.《刘基与萧山的文学因缘》,见《刘基文化论丛(二)》,延边大学出版社,2007年5月第1版
5.陈桥驿主编:《浙江古今地名词典》,浙江教育出版社,1991年9月第1版
/td>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本站公告:

      没有公告

    版权所有: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地址:中国香港九龙官塘兴业街14-16号   管理登录 |  浙ICP备10006042号 技术支持:后发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