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 传统文化 >> 庙墓 >> 正文
浙江发现南宋大墓 墓主疑是刘光世
作者:未知 来源:杭州《都市快报》

    

   半山皋亭山北麓有座山头叫水晶山,在刘文村东面,旁边有座显宁寺。
    水晶山前正在造浙江省环保辐射监测基地,因为半山一带是杭州市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所以工程开工前,考古部门先进场勘探。
    三四块嵌在土里的碎青砖,让杭州市考古所的梁宝华感到有戏,就用洛阳铲打了下去(洛阳铲,长柄,铲头为半圆筒状,打入地下再提起来时,铲头就带出一筒土,对土壤结构、颜色、密度和包含物的辨别,可判断地下有无古墓葬),下去没多深,铲头碰到了硬物,梁换个地方再打,差不多的深度,再次碰到硬物。
    他赶紧叫来民工大面积发掘,今年10月下旬,一座罕见的南宋大墓重见天日。
    泥土一层层揭去,一大片青砖裸露出来,长28厘米、宽8厘米、厚4厘米,这是香糕砖,南宋时期最典型建筑材料,前几年在吴山脚下的南宋恭圣仁烈皇后宅遗址和南宋临安府治遗址上,都曾发现过。
    最后,所有香糕砖拼成一个圆形平台,除去被毁部分,剩余的平台约89平方米左右,直径约12米;平台周围有一圈排水沟,宽8厘米、深9厘米;最外面,还有一圈用条石筑成的挡土墙,残高25—58厘米。
 在平台中央,考古人员发现了两座并列的墓室,长270厘米、宽127厘米、深130厘米,应该是一个夫妻墓。
    可惜,墓室遭盗,几乎空无一物,棺木和尸体也不见踪迹,仅剩的几件文物是:
    四头铁牛,放在东侧墓室四个角落,长约一手掌,虽已高度腐朽,依然可看出每头姿势都不一样;一只南宋定窑白瓷碗,做工考究,上绘缠枝荷花;一只青瓷粉盒,应是女主人生活用物;一个残缺的铜镜把和一把开元通宝的钱币。
    在东侧墓室中央,有一个正方形的浅坑,梁宝华说,这是古墓中的“腰坑”,一般放一些可以保平安的贵重东西,但现场腰坑里同样没发现东西。
    虽然没有发现什么随葬品,但按墓的形制和规模来看,墓主人当是一位极有身份的人。
    “到目前为止,杭州发现的宋墓都是中小型墓,墓室长度一般在2.5米以下,宽1米左右,多为单室墓。像半山这样大规模的夫妻墓,十分罕见。”梁宝华说。
    能和这座南宋大墓在规模上相媲的仅有2004年在桐庐象山桥发现的一座南宋大墓——形制差不多,也有一个香糕砖砌成的圆平台,直径达17米,周围有挡土墙和排水沟,只不过在平台下发现了三个墓室,一夫一妻一妾。
   墓主可能是中兴四将之一的刘光世
    刘文村的胡宝奎老人说,刘文村以前叫刘坟村,但是否因这座刚发现的大墓而来,就不清楚了。
    考古人员在清初《湖壖杂志》发现这样的记载:皋亭山下有刘坟,为南宋鄜(音同夫)王刘琦的墓。开始这里有座显宁寺,为五代时所建,鄜王看中这里的风水,就把寺迁出去,修建了自己的墓。
    这段记录,让考古人员很迷惑,因为历史上,鄜王和刘琦是两个人。
    南宋被封“鄜王”的只有一人,即被称为“中兴四将”之一的刘光世(1089—1142);而刘琦,虽然也是同时期的抗金名将,但较为普遍的说法是,他葬在福建安溪或湖南浏阳。
    考古人员继续查考历史资料。在清雍正修编的《浙江通志》上,也有关于宋鄜王刘琦墓的记录,说是根据《咸淳临安志》和《杭州府志》等地方志记载,墓在定山,即今转塘一带。但在这条记录下,《浙江通志》还有一注解,说明宋鄜王和刘琦不是同一人,疑古书记载错误,刘琦应为刘光世。
    这条注解印证了工作人员的怀疑。目前,考古部门的推测是,转塘定山,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过大型南宋墓葬,半山南宋大墓很有可能是宋鄜王刘光世的墓葬,和刘琦无关。
    刘光世在杭州的豪宅在原先的风起桥,宋时称新庄桥,有座景灵宫,里面供奉的是北宋皇帝的衣冠、牌位,南宋皇帝每季的第一个月都要去祭献;景灵宫建于1143年2月,最早就是刘光世的宅地。【本文来源于杭州《都市快报》

 
墓室四周各有一青色的香糕砖下藏着杭州最大的南宋古墓

/td>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刘日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本站公告:

      没有公告

    版权所有: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地址:中国香港九龙官塘兴业街14-16号   管理登录 |  浙ICP备10006042号 技术支持:后发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