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 学术研究 >> 哲学思想 >> 正文
: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
作者:张宏敏 来源:本站原创
——基于小说《英烈传》的文本解读与考察

刘基: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

           ——基于小说《英烈传》的文本解读与考察

 

张宏敏

(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浙江  温州  325003)

 

摘 要:本文以《英烈传》文本所塑“刘基”这一历史人物形象为范本,以刘基生平履历和小说故事情节发展脉络为次,与《行状》、《神道碑铭》、《明史》、《明太祖实录》等历史事实相比较,逐一解读、认真考辩,以期还原一个真实的刘基,同时也为刘伯温传说衍变提供些许思考。

关键词:刘基;英烈传;行状;神道碑铭;明史;明实录;

 

《英烈传》,又名《皇朝英烈传》、《云合奇踪》,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讲述元末明初朱元璋等反抗腐败不堪的蒙元王朝统治与压迫而混一天下的“讲史”体故事小说。一般认为,至迟明万历年间,《英烈传》已经刊梓。[1]据有关专家考证,《云合奇踪》作为《英烈传》的修订本以旧本《皇明开运英武传》为底本,以每则标题为例可分为四言联对本与七言只句本,前者在明万历年间刊行,后者主要有清怀德堂本、英德堂本与道光丁酉务本堂本,计十卷八十回。[2]

本文主要对《英烈传》中所塑刘基(13111375,字伯温,浙江南田人)形象以历史人物生平履历与故事情节发展脉络为次作一考论,以期为刘基被大明王朝神化的过程的研究及刘伯温传说演变提供一些学术素材。

 

一、石室得书  法伏猿降

对于刘基这一历史人物的登场,出现在《英烈传》在第七十回“古佛寺周颠指示”之中。关于刘基的出身,《英烈传》以为刘基乃是元朝太保刘秉忠的孙儿。[3]显然。这与史实不符,查明隆庆元年(1567)南京兵部尚书张时彻《刘公神道碑铭》(以下简称“神道碑铭”)知:刘基祖父为刘庭槐,“博洽坟藉,为太学上舍”。[4]而刘秉忠籍贯为河北邢台,显然不是刘基的祖父。

《英烈传》对刘基的官宦生涯之中的仕元经历提到:“中了元朝进士,做高邮县丞”;并且对刘伯温投劾归里即致仕的缘由载到:“将及半年,猛思如今英雄四起,这个官那里是结果的事业,便弃了官职回乡。”[5]这与刘基在投奔朱元璋之前“四仕四隐”的官宦经历不符:从至元二年(1336)到至元六年(1340),刘基任江西高安县丞五年有余,并非“半年”之短;至于刘基弃官还乡的经过也并非如《英烈传》记述没么简单,因为历史事实是刘基曾任江西行省职官掾史(13411342)、江浙行省儒学副提举(13491351)、浙东元帅府都事(1352)、江浙行省都事(13531356)、行枢密院经历(1357)、江浙行省郎中及处州路总管府判(1358)等职。[6]据《神道碑铭》记载,由于执政者抑刘基军功,“仅由儒学副提举格授滁州路总管府判,……遂弃官归”。[7]返回青田老家之后,“著《郁离子》以见志”,而《英烈传》则代以“石室得兵书”的故事,显系杜撰赴会之论:处州青田县城南边有一座高山,俗名红罗山,刘伯温弃官回乡之后,每日手把《春秋》,择地红罗山下,读书不缀。一天,崖边的石门洞豁开,仅容一人侧身而进,刘基丢书而入,数百步远的地方发现如方丈大石室一个,上书:“此石为刘基所破。”刘基心领神会,引石猛击,得石函一个,中有兵书四卷。[8]也真神奇,《英烈传》中还有白猿管守天书的经过:刘伯温得到兵书之后,刚要离开,哭藤上跳出一只作人状的白猿,提到此兵书为汉张子房所藏,白猿乃是受张良之命,在一个圆圈之内管守此书;天意安排刘伯温的得书,白猿自应脱离圆圈之困,所以恳求伯温施法破开圆圈。刘伯温遂从天书中查阅到打破圈咒的神法,白猿得救,从后山化作一道白光奔淮西路方向。[9]显然,这是纯粹的小说文学,我们不必追究历史事实。

刘伯温虽得张良所传兵书,然其中旨趣尚未深晓,所以打算历游名山佛寺,访求高明。《英烈传》中提到:淮西濠州山寺西山古佛寺有一位名叫周颠的异人,伯温近前便拜,施礼请教,周颠看他至诚,经过一番测试考察,发现刘伯温果为天才,因一一讲论,未及半月,完全通辙。伯温欲辞而行,周颠说:此术是帝王之佐,值今乱离,匆可磋过。且回西湖,自有分晓。对此,《高坡异纂》对于刘伯温访求异人而通晓兵书旨趣的经历也有如出一辙的记载,“异人”不同:一为西山古佛寺的周颠,一为九江道士黄楚望。可以肯定,无论是《高坡异纂》,还是《英烈传》此处记载均属无稽之谈;个中缘由,下文交待。

《英烈传》之中对刘伯温与白猿之间的故事还有续论。刘伯温在访师求道成功之后,准备辞别下榻旅馆店家,离开濠州,遇到了纠缠,原来店家十五岁的女儿近来为妖怪缠身,日夜昏沉,恳请刘伯温除灾祛患。刘伯温以君子本心应诺施法擒妖,原来这妖怪与刘伯温有干系,竟是红罗山中看护天书而被刘伯温解救逃来淮西的那只白猿;白猿在被缚之后,恳请饶恕,便是绝不危害百姓,刘伯温以仁慈为怀,在教训白猿一阵之后,放它而去,店家女自然得救。[10]不难发现,刘伯温在《英烈传》中的形象,刚一出场就是一位不同凡响、有着慈悲心肠的正面角色。这也为日后襄助“真命天子”朱元璋统一天下埋下了伏笔。

二、西湖望云  奔赴应天

上文提到,周颠在传授刘伯温天书旨趣之后,有“且回西湖,自有分晓”的嘱咐。目前传世各种刘基传记资料之中皆有“西湖望云”异事的记载,据考证,最早提及“西湖望云”的史料为署名黄伯生的《诚意伯刘公行状》(以下简称“行状”):“尝游西湖,有异云起西北,光映湖水中,时鲁道原、字文公谅诸同游者皆以为庆云,将分韵赋诗,公独纵饮不顾,乃大言曰:‘此天子气也,应在金陵,十年后有王者起其下,我当辅之。’时杭城犹全盛,诸老大骇以为狂,且曰:‘欲累我族灭子?’悉去之。”[11]据明成化六年《诚意伯先生文集》(现藏北京国家图书馆古籍部)所录《行状》文末尾所署“洪武癸亥孟春将仕郎秦府纪善同郡诸生黄伯生状”,可以得知,“西湖望云”在明洪武十六年(1383)已经付诸文字记载。[12]《行状》在末尾对撰述缘由有交代:“伯生辱在同郡,预诸生列,与公子琏、仲璟相知最深。今公薨而琏没,仲璟与琏之子廌请录公遗事,因辑昔所闻大略为行状”。[13]这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至迟在洪武十六年(1383),刘基“西湖望云”的“逸事”已为人所闻晓并流传下来。经过纂修于建文(13991402)初年的《明太祖实录》卷九九《刘基传》、[14]成文于隆庆元年(1576)的《刘公神道碑铭》[15]的纪实版炒作,遂为外人信以为真。值得一提的是,《明史·刘基传》作为一部官修正史,或恐被人误读,对前揭“西湖望云”之事不加记载;但是对刘基“博通经史,于书无不不窥,尤精象纬之学。西蜀赵天泽论江左人物,首称基,以为诸葛孔明俦也”的评论径引无遗。

至迟于万历十九年(1591)已经刊行流传的《英烈传》则对刘基“西湖望云”之异事予以全文照搬,限于文幅,兹不录。[16]明清之际浙东大儒黄宗羲、黄百家父子在辑编《明文海》时对此提出了严重质疑:“凡谶纬前知之事,世多驾之伯温。……西湖云气,举酒大言,一切皆传会瞽说耳。”[17]黄宗羲好友钱谦益在《牧斋初学集》之中有“太祖实录辩证”,认为“……载西湖见庆云,谓金陵有王气,我当辅之,及上取金华,指乾象亦人云云,吾以为皆佐命之后,其门人弟子从而为之词,非公(刘基)之本心也。”总之,对于刘基“西湖望云”事,我们的解读是:刘基确实曾与友朋鲁道原、字文公谅等有荡舟西湖、饮酒赋诗的史事,刘基《和王文明绝句》诗文夜凉月白西湖水,坐看三台上将星可以为证;然而关于 “十年之后金陵王气”的预见,显系杜撰傅会之论。

顺着《英烈传》的行文,刘基在预见金陵王气之后,必然会投奔明主了。《行状》对刘基应聘别母辅佐朱元璋一事记载翔实:……会上(朱元璋)下金华,定括苍,公(刘基)乃大置酒,指乾象谓所亲曰:‘此天命也,岂人力能之耶?’客闻之,遂亡去。公决计趋金陵,众疑未决,母夫人富氏曰:‘自古衰乱之世,不辅真主,讵能获万全计哉?’众乃定。……适总制官孙炎以上命遣来聘公,遂由间道诣金陵。”[18]关于此处的刘基“指乾象谓天命”说,《神道碑铭》照录不遗,而《明史·刘基传》则摒弃之,仅提到:“及太祖下金华,定括苍,闻基及宋濂等名,以币聘。基未应,总制孙炎再致书固邀之,基始出。”[19]这里,我们总结一下,《明史》作为后出史料,较之《行状》、《神道碑铭》总体上坚持了一种较为客观纪实的原则,对于附会刘基之论不加渲染。而关于《英烈传》中的相关叙述则更是坚持维护大明王朝“国家意识形态形态”,对于刘基出山辅佐朱元璋极力烘衬,因为这是“天意”。

《英烈传》第十九回“应征聘任人虚己”、第二十回“栋梁材同佐贤良”对刘基辞母应征用大篇幅予以交待。孙炎从朱元璋之命前往金华浦江探访、征聘宋濂,恰好金华宋濂、龙泉章溢、丽水叶琛三人在台州安平乡访友未归,孙炎寻至安平。宋濂等人获悉孙炎来意,甚为欣悦,当下答应朱元璋礼聘自己与章溢、叶琛的请求,并极力推荐契士即青田刘伯温。孙炎十分高兴:“伯温大名,我国公(朱元璋)朝夕念念在口,今先生既与相好,便宜同去迎他。”[20]宋濂决计与孙炎同去青田力邀伯温出山,同时吩咐章溢、叶琛各自赶回老家收拾行装,约定日期在杭州西湖净慈寺相会,尔后共赴金陵。对此,《明史·宋濂传》载到:“以李善长荐,(宋濂)与刘基、章溢、叶琛并征至应天。”[21]同时,可以肯定,孙炎在朱元璋礼聘“浙东四先生”的过程之中起到了牵针引线的中介作用。还应该指出,关于刘基等投奔朱元璋之事,据《明太祖实录》卷八记载,至正二十年(1360),“初,上在婺州,既召见宋濂。及克处州,又有荐基及溢、琛者,上素闻其名,即遣使以书币征之。时总制孙炎,先以上命请基,至是四人同赴建康”。[22]这就是说,宋濂早于刘基等人见过朱元璋,宋濂在荐举挚友刘基事宜上确实有功。

宋濂偕孙炎寻访刘基之南田,三人一见如故,秉烛彻夜长谈。翌日清晨,刘基来到老母面前诉说前事,母亲通情达理:“我也闻朱公是个英杰,我儿此去也好。”刘基便整顿行李,拜别家眷,与宋濂、孙炎一道赶之西湖净慈寺与章溢、叶琛会合,同赴金陵。朱元璋率李善长等出迎,并酒宴谈论,共商国是。因授刘基太史令,宋濂资善大夫,章溢、叶琛俱国子监博士。[23]刘基、宋濂、章溢、叶琛四人,后世学者誉之为“浙东四先生”,作为当时浙东文人集团的杰出代表,同心协力,辅佐朱元璋一统天下。史载,朱元璋曾征询三吴豪杰陶安(13151371):“刘基四人之才如何?”答曰:“臣谋略不及刘基,学问不及宋濂,治民之才不及章溢、叶琛。”[24]由是,朱元璋对“浙东四先生”更为器重。总之,刘基等人受到朱元璋的重用绝非不实之论。

 

三、力佐明主  混一天下

据《英烈传》第二十四、二十五回交代:刘基在奔赴金陵之后,便于宋濂、李善长一道成为朱元璋主要谋臣,陪侍左右,时常功用晚膳。一日,“杯筯方列,太祖便举筯向刘基说:‘先生能诗,可为我作斑竹筯诗一首。’刘基应声吟道:‘一对湘江玉细攒,湘君曾洒泪斑斑。’ 太祖颦蹙说:‘未免措大风味。’基续韵云:‘汉家四百年天下,尽在张良一借间。’太祖大笑。”[25]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君王朱元璋的雄心与谋臣刘基的自信,刘基在这里已把自己比作张子房,朱元璋也乐意称刘基为“吾之子房”。不知何故,对于刘基与朱元璋之间发生的“斑竹筯诗”的记载不见于《行状》、《神道碑铭》、《明史》等刘基传中。

《元史·本纪》载:至正十八年春正月,“大明兵取婺源州”;三月,“大明兵取建德路”;冬十月,“大明兵取兰溪州”;十二月,“大明兵取婺州路”。[26]至正十九年春正月,“大明兵取兰暨州”;九月,“大明兵取衢州路”;十一月,“大明兵取处州路”。[27]只字不提刘基参与了朱元璋部这两年的军事行动。然而,《英烈传》在第二十六、二十七回中对刘基于至正十八年、至正十九年的活动纪实为:刘基启朱元璋:“金华、处州、婺州一带,皆金陵肘腋之患,即望主公留心!”[28]朱元璋听从刘基建议。随即以“刘基为参谋”,亲帅大军征讨元军所守金华、处州、婺州等要地。在进攻金华之时,“军师”刘基施计生擒元总管胡深(字仲渊,处州龙泉人)为朱元璋所用;继而助朱军攻克樊岭,在攻打婺州之时,朱军受阻,刘基力挽狂澜,授计于郭英而大败元军。占领夺取婺州之后,朱元璋得知“婺州是浙之名郡,必有贤才,尔等可为召来”;[29]继而成功招徕文士王袆、武士薛显等。各处州郡,都望风归顺。这样一来,婺州、处州、衢州、诸暨、金华等浙南要地皆为朱元璋占有,刘基作为“军师”,功不可没。这是《英烈传》的纪实。

据《行状》、《神道碑铭》、《明史·刘基传》等传记以及《诚意伯文集》等诗文资料考察,元至正十八年(1358)至至正十九年(1359)间,刘基本人先任江浙行省郎中,且与行枢密院判官石抹宜孙交谊甚笃,个中原因,诸如时政不堪、抑郁不得志,愤而辞官归乡,“凭居青田山中,发愤著书”,“有激而言”,成《郁离子》,“以待王者之兴”。[30]

我们对比上述《元史》、《诚意伯文集》、刘基传记等“信史”资料,完全可以发现《英烈传》中关于刘基在至正十八年、至正十九年年间的活动纪实纯属无稽之谈,毫无历史依据。论据有三:第一,至正十八年,刘基仍仕元,即便是至正十九年,亦致仕隐居南田山,根本不可能任朱元璋“参谋”、“军师”;第二,朱元璋亲帅大军攻克婺州为实,朱元璋也知道招贤纳士的重要性,然而此次招募对象恰是刘基、宋濂等;《明太祖实录》卷八:至正二十年三月,“征青田刘基、龙泉章溢、丽水叶琛、金华宋濂至建康”。[31]第三:胡深作为元军镇守金华的主将,并非为刘基实施计擒拿;苏伯衡《苏平仲文集·缪美传》:“……守将石抹参政弃城而窜。分兵略定浮云,得元帅叶琛,使谕元帅胡深曰:‘今上天授也。……与其阻偷生旦夕,熟若改图。可以故贵也。’深然之,出降,龙泉、庆元皆平。”[32]也就是说,叶琛劝说胡深降朱元璋大军,金华城池才破。当然《英烈传》述事绝非一无是处,据《明太祖实录》卷八可知,朱元璋确实在婺州大揽良才,征召宋濂的同时,王袆以荐举授中书省掾史。

至正二十年(1360)闰五月,陈友谅攻金陵,史称“龙江之役”。[33]留守的文臣武将或谋以城降;或以钟山有王气,欲奔据之;或欲决死一站,不胜而走未晚也。朱元璋也举棋不定,刘基则坚决主战。《行状》、《神道碑铭》、《明史·刘基传》、《平汉录》的记载一致:“公独张目不言,上召公入内。公奋曰:‘先斩主降议及奔钟山者,乃可破贼尔。’上曰:‘先生计将安出?’公曰:‘如臣之计,莫若倾府库、开至诚以固士心。且天道后举者胜,宜伏兵伺隙击之,取威制敌以成王业者在此时也。’上遂用公策,乘东风发伏击之,斩获凡若干万。上以克敌之赏赏公,公悉辞不受。”[34]《英烈传》第二十九回中,对刘基力谏主战一事基本上沿袭了《行状》之论,刘基的“军师”地位由是确立。在此次金陵保卫战中,刘基调兵遣将,不负众望,大败陈友谅。

关于刘基献计朱元璋攻伐江西之事,《明史·太祖本纪》:至正二十一年(1361)八月,“太祖乃自将舟师征陈友谅。……克安庆。……次湖口,追败友谅于江州,克其城,友谅奔武昌。”[35]《行状》、《神道碑铭》亦有录:“适上(朱元璋)召公(刘基),公遂陈天命所在,上大感悟,乃定征伐之计。……迳拔江州。”[36]总之,刘基伴朱元璋左右进言献策,江州乃克。对此,《英烈传》在第三十一回中有纪,然而问题在于军师刘基这次并未随军出征,倒是朱元璋对刘基先前谋略尽为采纳。[37]

关于鄱阳湖大战,据《明史·太祖本纪》:至正二十三年(1363),二月,张士诚围安丰,刘福通求援;三月,朱元璋自将往救;四月,陈友谅乘隙围洪都;七月,“太祖自将救洪都”。[38]由是,朱元璋与陈友谅之间的鄱阳湖大战序幕拉开。《行状》、《神道碑铭》记载:“会陈氏复攻洪都,上遂伐陈氏,因大战于鄱阳湖,胜负未决。基言于上,移军湖口。期以金木相犯曰决胜,上皆从之。陈氏遂平。”[39]因为鄱阳湖大战对于朱元璋南京政权的巩固具有战略性意义,《英烈传》不惜笔墨,第三十六至三十九回进行了详细记录:朱元璋亲帅大军攻打陈友谅之前,安排丞相李善长、军师刘基等留守金陵,回击张士诚的挑衅与搦战,也就是说,刘基并没有参与鄱阳湖大战早期军事行动。待李善长、汤和等击溃张士诚之后,刘基才从金陵赶赴鄱阳湖助战,因战事僵持不下,刘基献策,升坛布阵,调兵遣将,“……太祖,把住鄱阳湖口,不许友谅的兵一个逃脱”;[40]军师刘基登坛礼请大风,从而水战火攻敌营。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英烈传》关于鄱阳湖大战中对刘基的描述十分逼真:“且说太祖正与军师刘基同坐黄龙船上,细看将卒搏战。那刘基忽然跳起大呼一声,双手把太祖抱了,跳在别一只船内,太祖一时见他的模样,也不知何故,只听刘基连声叫曰:‘难星过了!‘太祖回头一看,适才坐的龙船被火炮打的粉碎。”[41]要之,刘基护主逃劫一幕,被《英烈传》刻画得惊心动魄,然而不见《行状》、《神道碑铭》之中;令人费解的是,《明史·刘基传》则对刘基“趣太祖更舟”一事大加渲染,可以肯定,相关记录翻版了《英烈传》文。基此,我们可以肯定,在鄱阳湖大战中,军师刘基谋划得当,朱元璋大获全胜,陈友谅中矢身亡。

据《英烈传》第四十四回交待,鄱阳湖大捷之后,刘基拜别朱元璋,重返金陵与李善长谋划攻伐张士诚事宜。恰在这时,“只见红日当中有一道黑光,从中相荡”,刘基以为此不主小灾,还主东南方,有折损一员大将之惨”;太祖便作书,往谕东南守将胡深等各须谨慎军情。[42]刘基“日中黑子东南折损大将”预言果然应验,处州镇守大将胡深在讨伐元将陈友定时,竟因马蹶被执而遇难。对于“日见黑子”应验之论,最早见于《行状》:“一日,公见日中有黑子。奏曰:‘东南当失一大将。’时参军胡琛伐福建,果败没。”[43]《神道碑铭》有录,然不见《明史·刘基传》;不过,《明史·太祖本纪》之中确有胡深“被执死之”的记载,[44]而对于“日见黑子”,只字不提。

《明太祖实录》卷十七:至正二十五年(1365),刘基被朱元璋命为太史令。[45]朱元璋决计讨伐东吴张士诚,刘基参与军机,《行状》:“帝还京,定计取张士诚,因定中原,拓土西北,公密谋居多。”[46]不知何故,《英烈传》对此不录。不过,朱元璋大军攻伐浙江临安、富春一路,刘基有谋划;此外,徐达率军久攻姑苏未果之时,军师刘基恰好赶来解围,遂得异人襄助,张士诚惨败被俘,自缢身亡。[47]

至正二十八年(1368)正月,朱元璋在李善长、徐达、刘基等文武百官劝谏之下,即位称帝,国号大明,建元洪武。《英烈传》第六十一回有纪,赠刘基右丞相、太子太傅安国公,刘基肯辞不受;朱元璋仍授以弘文馆大学士太史令。[48]洪武元年(1368)四月,朱元璋亲赴汴梁督师北伐,《英烈传》提到,文臣刘基、宋濂同行,李善长等辅佐皇太子留守应天。[49]倘若检录《明史》史料,不难发现,《英烈传》关于“刘基随行”纪实离谱:《明史·太祖本纪》:“甲子,帝如汴梁,李善长、刘基居守。”《明史·刘基传》:“帝幸汴梁,基与左丞相李善长居守。”[50]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行状》、《神道碑铭》关于“上(朱元璋)幸凤阳”的记载失真,这里必须指出。总之,历史事实是:朱元璋去了汴梁,刘基、李善长留守京城。

由于刘基以为“宋元宽纵失天下,今宜肃纲纪”,中书省都事李彬坐贪纵抵罪,“善长素昵之,请缓其狱。基不听,驰奏,报可,方祈雨,即斩之,由是与善长忤”。[51]对于刘基奏斩李彬而与李善长交恶一事,《英烈传》不提(因为刘基随从朱元璋之汴梁了),这也合乎故事逻辑;《行状》、《神道碑铭》却大有记载,无非是想突出刘基嫉恶如仇、刚正不阿、廉洁奉公、大公无私的正面形象而已。

 

四、坚辞相位  功封诚意

《英烈传》第七十二回载:洪武二年(1368),大明南征、北伐大捷,朱元璋设宴殿臣,丞相李善长有病不与,刘基侍坐本席,朱元璋与刘基“论易相”事发生:“(朱问道);‘朕向欲易相,……谓谁人可以代之?’刘基对道:‘国之有相,犹家之有栋梁,若未毁坏不宜轻去;若无大木不可轻易。今善长系陛下勋旧,且能和辑臣民。’太祖便笑曰:‘渠每每欲害汝,汝反为之保耶?杨宪可为相么?’刘基应声曰:‘宪有相才,无相量。……’又问:‘汪广洋、胡惟庸二人若何?’刘基摇着头曰:‘广洋懦不任事,且量又偏浅;胡惟庸小犊也,此人一用,必败辕破犁。’太祖听毕曰:‘朕之相,当无如先生。’刘基即离席叩首曰:‘臣福薄德浅,且多病惫。况性最刚狠,疾恶太深,又才短不堪烦剧,胡能当此?’言讫,赴本位而坐。”[52]对于此段“论相”记录,《行状》、《碑铭》、《明史·刘基传》皆有录,检索几段史料,查阅《英烈传》全文,不难发现一大疑点:《英烈传》中并无出现“(李善长)每每欲害(刘基)”的记载,倒是上文提到《行状》、《碑铭》中有刘基斩李彬而与李善长交恶事;《行状》、《碑铭》也没有“(李善长)每每欲害(刘基)”语,倒是《明史·刘基传》对此语有记载。

《明史·太祖本纪》:“(洪武三年春),徐达为征虏大将军,李文忠、冯胜、邓愈、汤和副之,分道北征。”[53]《英烈传》的记录刘基奏请大明出师北征蒙元王朝扩廓帖木儿、王保保,“以犁边廷”。《行状》、《碑铭》、《明史·刘基传》的纪实是这样的:刘基“……王保保虽可取,然未易轻也”的劝谏,朱元璋不听,“定西失利,王保保竟走沙漠”、“扩廓竟走河漠,迄为边患”。又,《行状》等三种史料关于“王保保事件”发生事件为洪武元年,这与《太祖本纪》记录相悖,兹从后说。要之,《英烈传》关于“王保保事件”发生时间虽吻合历史,但是内容与历史事实有出入。

更为荒谬的是,《英烈传》第七十三回还提到,明将朱文忠的追歼元太子而受阻骆驼山之时,军师刘基突然出现,施调虎离山之计,荡除元军残余大部,元顺帝病亡,“元太子北走”。刘基与李文忠继续率军剿捕之,追击至漠北麻歌岭,遇阻于红罗山,元太子屯扎此地。刘基听到“红罗山”三字,感叹万分,因为“敝(刘基)处青田,也有红罗山一座”,这就回到本文开头,刘基读书红罗山、石室得天书的异事。原来,刘基的书回家之后,梦金甲神口吟诗句暗示刘基一生,而首末二句在此恰好应验:

南北红罗一样名,只将神变显清声。

大大明大胡边靖,妙玄玄妙匣中兴。

卯金刀是角蚊精,未头一角尔峥嵘。

须念机关无尽泄,角端见处一身清。[54]

好一句“南北红罗一样名”,《英烈传》第十七回说刘伯温是处州青田县人,“县城外南边有一座高山,俗名红罗山”,北红罗就在眼前,刘基猜想到“此生结局,只如此了”。又,“角端见处一身清”也在此应验了,“角端”以一种灵异神兽,而“角端”就是来帮助元太子避此劫难的。[55]对于这种灵异应验之论,我们不必追究事实。总之,大明军队南讨北伐的军事行动基本上结束了。

洪武三年(1370)年十一月,朱元璋钦“赐铁券功臣受爵”。《明史·太祖本纪》:“……北征师还。……大封功臣。……封御史中丞刘基诚意伯。”[56]对刘基受封过程,《英烈传》的描述是:“只有刘基初封上柱国安国公,他再四拜辞不受,说:‘臣命轻福薄,若今日受恩,必折寿算,伏乞陛下俯从臣请。’太祖因他力辞,改封为诚意伯,食禄二千四百石。”[57]是否属实呢?《明太祖实录》载有敕封刘基诰文:“朕观诸古俊杰之士,能识真主于草昧之初,效劳于多难之际,终成功业,可谓贤知者也。汉之如张子房、诸葛亮独能当之。……特加尔为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护军诚意伯,食禄二百四十石。……[58]据此可知,《英烈传》关于刘基所授“食禄二千四百石”之说失真。

 

五、托疾请辞  刘基之死

关于刘基辞归乡里的经过,《英烈传》描绘的极为详细。洪武四年(1371)三月,因西蜀明升政权尚未归入大明帝国版图,朱元璋命汤和等统兵讨伐,《英烈传》第七十五至七十七回有记。明升投降之后,朱元璋与文臣宋濂商议:“从古历代帝王,礼宜祭祀。卿等当访旧制参酌奏行。”宋濂称好,朱元璋躬临祭献,历代帝王庙祭毕,朱元璋来到历代功臣庙内,径向刘基询问三国赵子龙、春秋伍子胥、汉代张子房塑像事宜。张良像前,朱元璋数落道:“……当日汉称三杰,你何不直谏汉王,不使韩信封王,那蹑足封信之时,你即有阴谋不轨,不能致君为尧舜……汝又弃职归山,来何意去何意也?

刘基听到朱元璋的数落,心中嘀咕,你朱元璋平日唤我为“吾之子房”,而我与张良俱是扶助社稷之人,皇上如此留心,只恐将来祸及满门。何不隐居山林,……任意遨游,以消余生?[59]次日早朝,刘基称“身有安疾,乞放还田里,以尽天年”,朱元璋不从,刘基恳请再三,准许辞呈。刘基拜谢,即日回归青田老家。对于洪武四年刘基致仕还家的经过,《行状》有提及:“四年正月,赐归老乡里。二月至家,遣长子琏捧表,诣阙谢恩。”[60]而《碑铭》,《明史·刘基传》则一笔带过。

据《明史·刘基传》载:洪武六年(1373)七月,由于胡惟庸诬陷,刘基因“谈洋事件”而入朝引咎自责,“留京不敢归”。[61]洪武八年(1375)正月,刘基病重,《行状》以为,胡惟庸遣医视疾,“(刘基)饮其药二服,有物积腹中,如拳石……自是疾遂笃”。[62]《明史·刘基传》也有相关纪实,并提到,“其后中丞凃节言惟庸逆谋,并谓其毒基致死云”。[63]这是我们一般读到的关于“刘基之死”的史料。聊备刘基死因之一说。[64]

《英烈传》之中对“谈洋事件”一笔带过,对于刘基死因,也认为系胡惟庸因嫉恨刘基而遣医毒害之:“刘基虽然因病致仕回家,以前者论相,说胡惟庸是败辕之犊,惟庸怀恨于心,转请医人下毒而死。”[65]

总之,洪武八年四月十六日,大明一代谋臣刘基病卒于青田老家(今文成县南田镇武阳村)确是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

余论

《英烈传》作为一部反映朱元璋肇创大明帝国题材的小说故事,对于刘基生平事迹的追溯与人物形象的刻画,基本上参鉴了《行状》、《神道碑铭》、《明国初事迹》、《明实录》等,一定程度上尊重了历史客观事实;同时掺入了大量稗文野史、委巷丛谈诸如《翦胜野闻》、《庚己编》、《龙兴慈记》、《高坡异纂》等之中的虚假荒诞之论,从而使故事行文更加“引人眼球”,从而不乏刘基刘伯温奇闻异事的记录。必须指出,这些“奇闻异事”不符合历史“实然”之存在的。

这给我们两点启示:一方面,说明刘伯温已经不是“刘基本人”,而是“神”,因为刘伯温的才能、识见、谋略是超乎常人的;小说《英烈传》虽然不是从这场“造神运动”的始作俑者(始作俑者可以肯定就是朱元璋本人以及《行状》的作者),确实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用,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另一方面,《英烈传》的故事主角系“平民皇帝”朱元璋,“一介草民”到“真命天子”的过渡需要“配角”极力烘衬,而“上知五百年、下晓五百载”的刘伯温就是“配角”之中的典范。《英烈传》作为小说故事,自明万历年间以降,一直以“小传统” 即“俗文化”的形式在民间流传不衰,刘伯温的光辉不朽形象亦随之不断演绎、升华,刘伯温传说也与之同行。



作者简介:张宏敏(1982.5  ),男,哲学硕士,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刘基文化研究所专职科研人员,主要从事中国哲学及浙江区域思想文化研究。

[1] 今日本内阁文库藏有题作“书林明峰杨氏重梓”、题名《皇明开运英武传》的万历十九年(1591)辛卯刊本,计八卷六十则。此外,北京国家图书馆还藏有明崇祯元年六卷本的《皇明英烈传》。

[2] 赵景深、杜浩铭校注:《英烈传·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第2页。

[3]《英烈传》,第61页。

[4] 林家骊点校:《刘基集·附录》,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9,第638页。

[5]《英烈传》,第61页。

[6]  吕立汉:《刘基传·刘基大事年表》,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5,第358362页。

[7] 《刘基集·附录》,第639页。

[8]  明代学者杨仪著《高坡异纂》载:“诚意伯刘基,少读书青田山中,忽见石崖豁开,公弃手中书亟趋之,闻有呵之者曰:‘此中毒恶,不可入也。’公人不顾,其中别有天日。见石室方丈,周遭皆刻云龙神鬼之精文,精妙可爱。后壁正中一方白如莹玉,刻二神人相向,手捧金字牌云,卯金刀持石敲。公喜,引巨石撞裂之,得石函。中藏书四卷甫出,壁合如故。”详见:club.xilu.com. 2009-1-15

[9] 《英烈传》,第6263页。

[10] 《英烈传》,第6465页。

[11] 《刘基集·附录》,第631页。

[12] 元明史研究专家杨讷先生经过推理考证,对《诚意伯刘公行状》的撰写时间与作者提出了质疑与商榷:认为写作时间当为“建文初年,是提供给纂修《实录》用的”;而“黄伯生”为托名,并“推想署名黄伯生撰写的《行状》应是刘琏、刘廌等所为”。见氏著《刘基事迹考述》,第178页,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年版。笔者在此阙疑不辨。

[13]  杨讷:《刘基事迹考述·附录》,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第206页。

[14] 《明太祖实录》,台湾“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1972,第16851686页。

[15] 《刘基集·附录》,第638页。

[16] 《英烈传》,第65页。

[17]  吴光辑录:《明文海评语汇辑》,载《黄宗羲全集》第11册,浙江古籍出版社,2005,第110页。

[18] 《刘基集·附录》,第632页。

[19]  张廷玉等:《明史》,北京:中华书局,1974,第3778页。

[20] 《英烈传》,第67页。

[21] 《明史》,第3784页。

[22] 《明太祖实录》,第93页。

[23] 《英烈传》,第6771页。

[24]  转引自吕立汉:《刘基传》,第210页。

[25] 《英烈传》,第8990.

[26]  宋濂等:《元史》,北京:中华书局,1976,第941942945页。

[27]  宋濂等:《元史》,第946949页。

[28] 《英烈传》,第95页。

[29] 《英烈传》,第100页。

[30]  刘基:《郁离子》,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8,第245242页。

[31] 《明太祖实录》,第93页。

[32]  转引自周松芳:《刘基研究·刘基年谱》,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第269页。

[33] 《刘基事迹考述》,第94页。

[34] 《刘基集·附录》,第632页。

[35] 《明史》,第9页。

[36] 《刘基集·附录》,第632页。

[37] 《英烈传》,第115页。

[38] 《明史》,第11页。

[39] 《刘基集·附录》,第633页。

[40] 《英烈传》,第142页。

[41] 《英烈传》,第144页。

[42] 《英烈传》,第148页。

[43] 《刘基集·附录》,第633页。

[44] 《明史》,第13页。

[45] 《明太祖实录》,第238页。

[46] 《刘基集·附录》,第633页。

[47] 《英烈传》,第224225页。

[48] 《英烈传》,第235页。

[49] 《英烈传》,第249页。

[50] 《明史》,第3780页。

[51] 《明史》,第3780页。

[52] 《英烈传》,第277页。

[53] 《明史》,第23页。

[54] 《英烈传》,第285页。

[55] 《英烈传》,第287页。

[56] 《明史》,第25页。

[57] 《英烈传》,第290页。

[58] 《明太祖实录》,第1145页。

[59] 《英烈传》,第305页。

[60] 《刘基集·附录》,第635页。

[61] 《明史》,第3781页。

[62] 《刘基集·附录》,第635页。

[63] 《明史》,第3781页。

[64] 关于“刘基之死”因解读,目前学界有三种观点:一说被胡惟庸毒死;二说朱元璋利用胡惟庸将刘基毒死;三说正常死亡,即病死。笔者赞成“正常死亡”说,限于文幅,不赘述。详见徐永明:《也说刘基之死》,载何向荣主编《刘基与刘基文化研究》,人民出版社,2008,第120123页;杨讷:《刘基事迹考述·死因》,第153168

[65] 《英烈传》,第309页。

/td>
文章录入:刘日泽    责任编辑:刘日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本站公告:

      没有公告

    版权所有: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地址:中国香港九龙官塘兴业街14-16号   管理登录 |  浙ICP备10006042号 技术支持:后发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