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 学术研究 >> 经济思想 >> 正文
从《郁离子》看刘伯温的商人观
作者:吴慧 来源:乌有之乡

 

从《郁离子》看刘伯温的商人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北京  100836)

 

载《货殖——商业与市场研究》

 

原载:中国经济史论坛

 

 

 

 

刘伯温是明王朝的开国元勋,朱元璋的高级谋臣。在参加抗元大业以前,就曾著有《郁离子》一书,反映了他成熟的哲学、政治、经济思想和卓越的文学成就。郁,郁郁有文采的样子;离,八卦之一,代表火,光明的象征。郁离两字合起来,就是文明之意。谓用其言,可抵文明之治。郁离子,亦即刘伯温的托称。这部子书,“明乎吉凶祸福之几,审乎古人成败得失之迹,矫元室之弊,有激而言。牢笼万汇,洞释群疑,辨博奇诡,巧于比喻”,(徐一夔序中语)确是古今一大奇书,实蕴天地无穷宝藏。全书共十卷,十八章,一百九十篇,多以寓言形式出之,涉及社会方方面面。本人在商言商,经仔细检索,共得有关商人的材料六则,兹集中引述于下,来看看这位鼎鼎大名的博物通士,在一个具体方面,对商人究竟抱有何等样的观感。管窥一斑,固不足以言得其全貌。

 

 

一、见利忘义,没好下场

 

《郁离子》有一篇中说商人卖漆的故事:虞孚问治生于计然先生,学得种漆之术,三年树成,割之,得漆数百斛,将运往吴国销售。“吴人尚饰,多漆工,漆于吴为上货”。行前其妻兄对他说:吾见卖漆者煮漆叶之膏,掺和漆中,其利倍而人不知。虞孚闻言大喜,照此办理,“取漆叶煮为膏,亦数百瓮,与其漆俱载以人吴”。当时吴越交恶,越贾不通,吴人正缺漆。吴市牙侩听说有漆,喜而迎于郊,亲自引路进入吴都,盛情慰劳,安排在私馆中。见其漆质地优良,约不日拿钱来取漆。虞孚赶忙连夜把漆叶膏掺入漆里等着。到期,吴侩至,一看漆的封识是新的,便心生疑虑,请改约期,押后二十天来成交。到那时,漆全坏了。“虞孚不能归,遂丐而死于吴”。

 

这个故事指出:商人必经诚实经营。如果唯利是图,见利忘义,违反商业道德,必然自取其咎,落得血本赔光的可怜下场。虞孚就是一个具体的例子。

 

 

二、言而无信,何以为商

 

《郁离子》上又说了一个商人失信于人自食其果的故事。济阴之商人(济水发源于河南济源),渡济水时丢了船,困在水中浮草上呼救。有渔夫撑船前往。商人急喊:“我济上之巨室,能救我,予尔百金”。渔夫载他登岸,商人却只给十金。渔夫说:“向许百金,而今予十金,无乃不可乎?”商人勃然而怒,作色道:“若,渔者也,一日之获几何,而骤得十金犹为不足乎?”渔夫黯然而退。后来这个商人顺吕梁湖而下,船触礁沉没,恰巧那个渔夫也在那里,有人问:何不去救他?渔夫说这就是上次答应给百金而不给的那个人。渔夫撑船靠岸,眼看商人在水中沉没。郁离子曰:“或称贾人重财轻命,始吾或不信,而今知有之矣。……抑所谓习与性成者欤!”孟子曰:“故术不可不慎也。信哉!

 

这个故事是说人无信不立。且不论渔夫见死不救,未免过于贪得,就商人本身来说,其言而无信也是很要不得的。商人经商必须首讲信义,出尔反尔,失信于人,必然经不好商,甚至穷途末路,丢了性命。真是不可不慎之又慎啊!

 

 

三、窃糟充酒,贻笑大方

 

《郁离子》上举一个好学佛者,每用佛家的说教凌驾于人,而欣然自得。郁离子告诉他:往日鲁人不能制酒,惟中山(今河北定县一带)之人善于酿造一醉千日的好酒,鲁国人寻求其制法,没得到。有个在中山国为官者,从酿酒作坊里,窃取了酒糟,拿回去用鲁国自己的酒浸泡之,对人夸耀说:这是中山的好酒!鲁国人喝了,都以为真的是中山酒了。一天,中山酒坊主人来了,听说有好酒,要来喝了一口,吐出来笑着说:“是予之糟液也。”“今子以佛夸予可也,吾恐真佛之笑子窃其糟也。”

 

这个故事,是将那学佛好夸之人,比喻为窃取他人成果,招摇过市者。在商界,也不乏此类人物。有的商人,假冒名牌,以次顶好,弄虚作假,唯利是图。这是十足的奸商行为。或可蒙混于一时,总有一天会被拆穿把戏,毕露真相,徒然贻笑大方,令人齿冷。从商者也应以这个夸佛者为鉴。

 

 

四、流俗弊深,不辨莠良

 

《郁离子》上记载蜀地有三个商人,都在市上卖药。“其一人专取良(好药),计人以为出,不虚价亦不过取赢”。“一人良不良皆取,其价之贱贵,惟买者之欲,而随以其良不良应之。”“一人不取良,惟其多卖,则贱其价,请益(添饶)则益之不较”。第三个商人顾客盈门,门槛一个月就得更换一次,一年多就发了大财。第二个商人发得稍迟,两年也富了起来。第一个商人的店肆,“日中如宵”,吃了早饭,晚饭米就供不上。郁离子见而叹日:“今之为士者亦若是夫!”“昔之楚鄙(边远地区)三县之尹三:其一廉而不获于上官,其支也(离任),无以僦()舟,人皆笑以为病。”“其一择可而取之,人不尤()其取而称其能、贤。”“其一无所不取,以交于上官,子(侍之如子)吏卒,而实富民,则不待三年,举而任诸纲纪之司(主簿,综理一府之事),虽百姓亦称其善。不亦怪哉!

 

这个故事说好人未必有好报,良莠不分,是非不明,世俗之弊深矣。郁离子以商喻仕,其实商人本身亦正若是。诚贾困厄,奸商横行,不实不公,令人气愤。亟宜大力制止此等现象漫延,不容其毒化社会风气,否则,小者定致商界于混乱,大者将添国家以忧危。可不警哉!可不戒哉!

 

 

五、以妄获罪,人亦遭殃

 

《郁离子》上有一个寓言:东瓯(今浙江温州)人将火叫作虎,失火的火,与虎的字音无别。当时这里没有破瓦,苫屋顶全用茅草,所以常发生火灾,国人吃足苦头。滨海有一贾人到晋国经商,听说“晋国有冯妇善搏虎,冯妇所在,则其邑无虎”。回来禀告东瓯君。国君大喜,以马十驷,玉两双,文锦十匹,命贾人为使者,去礼骋冯妇。冯妇应邀到来。东瓯君迎之于国门之外,虚左以待,奉为上客。“明日市有火,国人奔告冯妇,冯妇攘臂从国人出,求虎弗得,火迫于宫肆,国人拥冯妇以趋火,灼而死。”“于是贾人以妄得罪,而冯妇死弗悟。”

 

这段寓言,说的是火虎不分,一音之混,酿成悲剧。可见办事必须一丝不苟,不能马马虎虎。对商人来说,重要的是做老实人,办老实事,严肃认真,不妄言,不虚断,不捕风捉影,不传递错误信息。不管有心无心,妄言必自致获其罪,罪有应得,而别人遭殃,实是冤枉。这段寓言中的教训是深刻的。

 

 

六、蹶足市场,又去漂洋

 

《郁离子》上塑造一个好自信而喜违人言的蹶叔。先是“田于龟阴”(龟山之北,在山东泗水),不听友人“粱喜亢(高地)稻喜湿”的劝告,偏偏“取其原为稻,而隰为梁”,“积十年而仓无储”。乃曰:“予知悔矣。”既而到汶上(大汶河上,山东中部)经商,一定要看到那里的货很急缺,才争趋之,所到之处,没有不同别人相争的,等得到机会,但竞争者毕至,总不能得到好行市。友人告诉他:“善贾者收入(收购别人)所不争(的货物),时来利必倍,此白圭之所以富也。”蹶叔还是不听,又十年而大困。想起友人的话,前去拜见,说“今而后不敢不悔矣。”随后又想搭乘海舶,漂洋过海去搞外贸,约友人同去。友人说:大海深处,“往且不可复”。蹶叔又不听,浮海后果然掉入深壑之中,不得出。九年后“得化鲲之涛,嘘之以还”。归则“发尽白,形如枯腊,人无识之者”。于是再拜稽首,向友人发誓要悔改。友人笑道:“悔则悔矣,夫何及乎?”“人谓蹶叔三悔以没齿(终身)。不如不悔之无忧也。”

 

这段寓言,一般地说,人孰无过,有过能改,善莫大焉。犯错误注意吸取经验教训,这适用于任何人。但对商人来说,更有其深刻的意义。即:经商不但要有道,注意商业道德,而且要有术,懂得经营方法。商人的祖师爷白圭,总结出“人弃我取,人取我予”八字之方。如粮食,在丰收年份、上市季节,别人观望拒收,粮价大跌,白圭却适时加价收进(人弃我取)。到歉收年份、青黄不接之时,别人观望惜售,白圭却应时减价售出(人取我与)。从中赚取合理的丰歉差价或季节差价。“时来利必倍”的利倍即来于此。“时贱而买,虽贵已贱;时贵而卖,虽贱已贵”。前者可免谷贱伤农,后者可免谷贵伤民。客观上可起到调剂供求的作用,而白圭自己说是在行“仁术”。对这种经商之道、经营之术,蹶叔却茫然不知,反其道而行之。这样,安得不折足覆觫(鼎中食物)?在国内市场上尚且蹶足,何况风险更大、情况更为复杂的海外市场!别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蹶叔是不入大海不知返。如此昧于经营的人,其一再失败,全在意料之中。

 

从上引《郁离子》一书中的六个小故事或寓言中,可窥见善于安邦定国的智者刘伯温,对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商人、对如何做一个成功的经商者,看法是正确的,认识是深刻的。当时商场上充斥着的奸商贪贾,引起了他的强烈不满,所以多从反面举例,加以无情的揭露、讽刺。但从正面理解,正是给商人开的一剂有效药方。告诫商人:必须以诚信为本,不能见利忘义,不能言而无信,不能以次顶好,不能以假乱真,不能妄言欺罔,以致变成害苗的莠草。同时,告诫商人,还必须掌握经营的规律,熟悉经商的法门,要宅心仁厚,以服务社会为职责,做一个真正学到“计然之术”的白圭式的诚贾良商。与奸商贪贾为伍是不齿于人的。所有这些,今天看来仍具有新鲜感。对提高当代的经商者以至企业家的素质,仍有一定的启迪作用。

 

 

 

/td>
文章录入:刘妙居    责任编辑:刘妙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本站公告:

      没有公告

    版权所有:世界刘基文化研究总会  地址:中国香港九龙官塘兴业街14-16号   管理登录 |  浙ICP备10006042号 技术支持:后发网络